您的位置: 渝中信息网 > 历史

绝世邪君 第二百二十章 你抓我啊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1:44

绝世邪君 第二百二十章 你抓我啊

“是云鼎宗.”

秦石轻松的笑容瞬间凝固.

一抹狠戾的寒光在眸中闪过.怒火如飓风滚动.腾然间沿着他的黑袍呼啸卷起.

“冤大头.你怎么了.”诗兰问句.

秦石手袖一摆.拉住诗兰道:“來.带你杀人去.”

“啊.”诗兰沒回神.就被秦石拉着朝镇子的东南角跑去.

两人刚到东南角的民宅区.在一个狼狈的墙面后顿下.

沿着墙面往外瞧.只见这片民宅区满是狼藉.一群一群穿着青云长袍的云鼎宗弟子.汇聚在镇子旁边的空地上.

这空地旁.有一颗茂盛的古树.一群多说不过二十岁的少女被结实的铁锁捆在古树粗壮的枝干上.有三十四名之多.她们的嘴被堵住.口中发出呜呜的呜咽声

.眼眸中透着惊慌.

见到这幕.诗兰于心不忍的问一句:“冤大头.这群人要对这些女孩干嘛.”

“不知道.但以云鼎宗这群畜生的作风.肯定做不出來什么好事.”

秦石嗜血的舔下嘴唇.旋即他拍下诗兰的肩膀:“在这等我.我先过去瞧瞧.”

“不.我跟着你.我能帮你.”诗兰纤细的手拉住秦石.

“帮我.”停顿一下.秦石朝空地上云鼎宗的弟子望一眼.这群弟子全是封灵境.领头的弟子才封灵境后期.弱小不堪.

这种实力.诗兰完全能单挑他们一帮.

犹豫一番.秦石突然间好像想到什么.眸中闪过道淡淡的精光.直勾勾的盯着诗兰.

诗兰感觉浑身不自在:“你.你这要干嘛.”

“嘿嘿.你是不是要帮我.”秦石坏坏的笑一声.

诗兰顿时有种上当的感觉.结巴的点点脑袋:“是.是啊.你想让我干嘛.”

见诗兰答应.秦石笑一声.笑的忒灿烂.旋即他在的裤腰上蹭咕一下.将封魂碧玺取下來递给诗兰.道:“先别问.这个你拿着.能帮你隐藏灵力.”

“隐藏实力.”

愣一下.诗兰试探性的伸手去接封魂碧玺.

她的妙手刚触碰到封魂碧玺.体内的灵力顷刻间就被抽空殆尽.整个人和凡人无异.

这吓了她一跳.赶忙将玉手收回.离开封魂碧玺后灵力再度充盈.

好像早就猜到一样.秦石朗朗的笑一声:“别怕.我能害你么.”

“沒准.本小姐这么闭月羞花.谁知道你安沒安好心.万一你有什么不轨的心.和这帮畜生一样给我捆起來.像我这么善良被卖了都不知道.”诗兰媚眼一番.接过封魂碧玺.体内的灵力再次被抽空.实力直接被隐藏起來.

闻声.秦石冤枉的苦笑一声.

一切准备就绪.秦石低着头沉思一会.很郑重的拍下诗兰.道:“诗兰同志.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.你做好准备了么.”

“很重要的任务.”

诗兰两眼一亮.使劲点点头.

“好.你现在出去.想办法被他们抓住.混到被捆着的少女里面.然后问出來这群人要干嘛.”秦石强忍正色的干咳几声.

“喂.你让我去当诱饵.”刚开心起來.诗兰眼神一变.嘟嘟起嘴愤怒道:“我就知道.你一准沒按好心.”

“不然呢.他们只抓女人.我出去他们也不能要我啊.再说.不是你要帮我的吗.”秦石坏笑的回应一声.

两只粉拳抵在下巴上.诗兰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.撅起嘴:“冤大头.不要嘛.你就不怕他们非礼我.我这么如花似玉.”

“……”

秦石有些无语.长叹一声:“你不非礼他们.我觉得就已经很万幸了……”

“你说谁呢.当姐姐像你啊.一天一天跟饥渴似的.”诗兰顿时火冒三丈.指着秦石就吼句:“我这么清纯.明显的小清新啊.”

“你小点声……”

眼神一瞪.秦石赶忙捂住诗兰的嘴.

“什么人.”果然.诗兰的声音惊动了在古树下的云鼎宗弟子.几个管事的弟子同时朝墙角喊一声.

闻声.秦石往墙上一靠.无奈的低叹一声:“这下好了.想不出去都不行了.”

“是谁.赶紧出來.鬼鬼祟祟的干嘛呢.”几个管事的弟子.相互对视一眼.手中提着兵刃就朝墙角逼近.

“完了.被发现了怎么办.”

“能怎么办.赶紧出去.记得别暴露灵力.问出他们的目地.”秦石眼睛转一下.使劲的把诗兰往外推下.

“喂.有你这样的男人吗.”

诗兰哼一声.抬起脚朝着秦石狠狠的踩下去.

脚背痛的秦石倒吸口冷气.刚欲开口时却见诗兰已经翻出墙角.一脸无辜小可爱的模样.冲着几个管事的弟子歪歪脑袋.那样子好像再说你抓我啊.有本事你抓我啊.

见状.秦石顿时沒了脾气.好笑的摇了摇头.他发现他身边的人.一个比一个逗.如果凑起來的话.绝对是个逗比团队.

几个管事的弟子见到诗兰.眼神同时一亮:“喝.漏之鱼.楚离师兄.快來瞧瞧.看这小丫头是雏不.”

楚离是这群人里领头的弟子.他在古树下站起身.走到诗兰跟前.他一下捏住诗兰的下巴.左手转一转.见诗兰身上沒有半点灵力波动.点下头:“嗯.是雏.沒有修为.算上她是不是正好够数.”

“嗯.五十个.”

旁边的弟子回应句.

“行.准备收工.”楚离满意的点下头.旋即单手一挥.一道灵力将诗兰的手脚捆起來.给扔到古树下少女的群体里.

诗兰刚融入少女群体.旁边几个少女就朝诗兰抛去同情的眼神.在诗兰胖友.有一个婴儿肥的姑娘.她将最终的布条吐出.长叹一声:“傻妹子.都跑了.又回來干嘛.”

“哎别提了.谁叫我找个负心汉.说好要带我私奔.结果跑一半.就给我撇了.”诗兰的表演能力超强.一边说一边骂.像极了.

婴儿肥的姑娘听见.顿时大怒:“真是个挨千刀的畜生.沒事妹子.咱就当眼瞎看错人了.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.关键时刻全靠不住.”

“哼.胆小的废物.妹子别难过.若是以后碰见她.姐姐们帮你报仇.”几个妹子受到诗兰的感染.一顿大骂.

在墙角后面.听力过人的秦石.顿时有种想骂街的冲动.这都哪和哪啊.在心底.将诗兰恶狠狠的鄙视一番

云鼎宗的弟子走到跟前.清点一下人数.整好五十名少女.

人数清点完.楚离的嘴角挑起丝弧度.冲着云鼎宗的弟兄们招呼一声:“走了.兄弟们辛苦了.晚上去黄家好好享受一番.明儿一早回宗.”

听见命令.云鼎宗的弟子欢呼一声.站起身后拍了拍长袍上的尘土.一个人拉起一个少女.将她们的嘴又堵上.就朝黄家的位置走去.

见人群要走.诗兰吓坏了.眼睛使劲朝墙角的位置瞄.当她看见秦石后.脑海使劲晃悠.发出呜呜的呜咽声.

秦石探出墙角.一股精神力探出.传入诗兰的脑海:“别出声.先跟上他们.我用精神力跟着你.出了事我就去救你了.有点大小姐的模样啊.一群封灵境的小喽啰你怕啥.不行就释放灵力.”

娇躯微微一颤.诗兰两眼愤怒的瞪着秦石.估计杀了秦石的心都有.但最后并沒有表现出來.乖巧的跟着云鼎宗的弟子前往黄家.

“嘿嘿.叫你刚才坑我.就先让你遭会罪吧.”望着怒目的诗兰离开.秦石有些幸灾乐祸的拍下手掌.顺墙角里探出身.

探出身后他裹紧黑袍.眼神正色不少:“这云鼎宗.抓走这么多少女.而且全是沒有修为的百姓.究竟想要干什么呢.”

想一下.秦石总觉得此事不简单.为此他准备先去旁边的民宅里问问.看能不能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.

转过身.他纵身一跃.跃进一间民间的庭院里.这民宅的庭院狼狈不堪.满地都是污秽的碎屑.令他皱了皱眉.

他迈开大步.走到房间里.估计是刚才云鼎宗弟子的杰作.这间房子的木门已经被摧毁.里面有一对中年夫妇.

两人抱在一起.嚎哭不断.

“呜呜呜.我的女儿……我的女儿啊.”两人绝望的瞪着眼.身上满是鲜红的血口.

眸子中怒火不禁自燃.秦石好心的上前问一句:“两位.究竟是怎么回事.”

不料.声音一响.中年夫妇同时顿下.当两人看见秦石以后.不管不问的就举起扫帚.朝秦石挥打下來:“滚.滚.我女儿都沒了.你们还要干嘛.滚.”

愣一下.秦石昂刚想解释.但两个夫妇根本不听他的解释.直接给他轰出房间.

无奈下.他在旁边的几家民宅走一圈.但结果都是大同小异.不是因为情绪太激动的失去神智.就是不管不顾的把秦石给撵出來.

把民宅走了一圈.一点消息都沒收获.最终他叹一声.裹着黑袍走到空地的古树旁.靠在古书上陷入长久的沉思.

但这时.一只玉手在后面摊上來.一下拍在秦石的肩膀上.

秦石眼神一瞪.一抹源于骨子里的警惕浮起.一把抓住玉手后朝下一撅.翻过身的低吼一声:“谁.”

“嘶嘶.痛.”

一道如黄莺出谷的娇嗔响起.

秦石一愣.这才看清楚.玉手的主人是个女子.裹着一身红色长袍.长袍隐约盖住她的容颜.却将她的身子凸显出來.一身婀娜多姿之风韵.

“是你.”
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在线答疑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看病如何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在线询问
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收费贵不贵
北京五洲妇儿医院qq在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