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渝中信息网 > 健康

至尊透视眼 第231章:做事不要太绝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09:32

至尊透视眼 第231章:做事不要太绝

很快两个人就反应过来,拨开人群挤进去。

解石机上面,分开的两半石头,让湿布擦干净后,其中一片一块玉洁冰清的玉肉出现在眼前。

“不可能的,那条黑癣这么大,而且下面一堆小绺,怎么可能会开出冰种!”陈国标声音有些颤抖,完全不相信眼前看的这一幕。

他就算对赌石这行不是很了解,早在出国前跟着公司一些老师父进入各种赌石场口。他就是看到苏哲那半块毛料赌相这么差,而且黑癣几乎将底部给吞噬,这才会答应苏哲提出裸/奔的赌注。

陈国标盯着看一会,突然脸上变色,转过头指着苏哲颤声道:“一定是你在这块毛料上做了手脚,无论怎么看,这都不可能会开出冰种!”

陈国标忽然把罪名加上来,苏哲并不生气。相反,看到陈国标这种气急败坏的表情,心里会莫名的涌出一阵自豪感。

无论是谁,在看到对手落败那一刻,心里总是兴奋的。

苏哲也有喜怒哀乐爱恨憎七种情绪,陈国标做为富家公子哥,从小过种无忧无虑的生活,如今能够让他出糗,那种感觉就像憋了一个屁,突然放出来无比舒爽。

“陈医生,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像什么?泼妇骂街?不对,你这样子像去叫/娼,最后中标了,于是怪罪给那个女的。”顿了下,苏哲笑起来,“陈国标,看样子日后得改成陈中标才行。”

陈国标彻底给惹怒,上前想抓住苏哲的衣领。苏哲料到他会来这一手,在陈国标一冲上来,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来一个过肩摔把他扔到一边去。

“砰”一声,陈国标重重摔到地上。不过这次比上次要顽强,他再次爬起来,恼羞成怒再次冲过来。陈国标被打了这么多次,依然没有去强身健体。

苏哲目光冰冷,对付这种人,他从来不需要手下留情。

陈国标一记冲拳过来,苏哲身体稍微弯下避过,紧接着一记右勾拳直中他的肚子中间。

“嗷!”

陈国标大叫一声,身体弯下来,表情痛苦不堪。

苏哲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他,右勾拳顺着胸膛上前,在他的下巴上再补上一拳。

下巴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之一,陈国标这种没有经常锻炼的人,哪能够挡得住这一拳。

苏哲用了五成力,陈国标中了这一拳,嘴角爆裂,从嘴里两颗牙顺着鲜血掉下来。陈国标蹲下来,捂着下巴,痛楚顿时走遍全身。他嘴巴张开想说话,鲜血不断的喷出来。

站在旁边的谭子轩被这一幕完全给吓到,苏哲出手的狠劲他是领教过,没想到他发起狠几乎是不要命的。

连忙跑过去扶起陈国标,这个时候他们是一伙的,也不在意陈国标的鲜血流到身上沾到衣服。

苏哲挥了挥手,让手指的筋骨松一下。眉目一横盯着谭子轩冷冷道:“现在你们是自己脱光衣服走出去,还是要我亲自把你们的衣服给扒下!”

“我不介意费点力量,不过我动手的话就不是扒衣服这么简单,我会让你爬着出去。谭子轩你应该清楚我的脾气,像我这种亡命之徒,我不管你爸是副市长还是你哥钱多,把你打残按我的能力,最多是赔点钱了事。”

谭子轩早就吓得脸色青白交接,陈国标年前让苏哲当着陈枪的面把手给打断,最后陈枪硬是大气不敢呵一下。如今不是在昆城,苏哲真把他打残就算告起来自己也不划算。

将陈国标放开,谭子轩连忙说:“我脱,我自己脱光走出去.......”

心里是一千万个不愿意,这衣服一脱,以后都没脸见人。赌场里男女老少众多,一堆人都开始拿着准备对他进行拍照。

解开第一个扣子后,苏哲开声道:“等一下,你们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办。先让人把帐给我转过来,给你五分钟时间,不然别怪我耐心不足。”

陈国标身上的痛楚缓了后,望着苏哲冷漠的眼神,他才后悔为什么今天要招惹这个煞星。不管是这次还是前几次,明明他胜劵在握,最后都被苏哲翻盘。

再经过这一次,陈国标认栽了,以后见到苏哲,那是有多远就躲多远。

让人将帐转给苏哲后,也不敢让苏哲动手脱,自己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下来。

等两个脱到只剩下内裤时,苏哲把夏珂抱住,在她耳边戏谑道:“男人的裸/体,你看我一个人的就行了,别人的身材肯定没有我的好。”

夏珂双手环抱着苏哲的腰,头枕在肩膀,听了他的话轻捶一下低声说:“不害臊,就你那排骨身体谁爱看。”

苏哲嘿嘿笑道:“那不看身体,就看那里好了......”

夏珂给调戏得脸红耳赤,低头在苏哲肩膀上轻咬一口嗔道:“坏死了,不准再调戏我,不然我就转过身看其他男人的裸/体,让你狠狠吃醋。”

虽然耳边传来大家的哄笑声,夏珂此刻眼里只有一个苏哲,这是她的男人,准备白头偕老的男人。就算长相比不上潘安宝玉,身材也不是特别俊美,可是抱着这个男人,就像是抱住整个世界;枕在他的肩膀,哪怕是走在钢丝上,下面是万丈深渊,心里却没有一丝害怕。

这副肩膀,会让她忘掉天地间的惊慌,满是安全感

对陈国标和谭子轩来说,今天是他们一生中的耻辱,而且完全是无法抹灭掉的耻辱。当身上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让众多人拿着相机拍照,他们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。

“外表看得俊朗,没想到那里那么小。”围观人群中一个打扮时髦的贵妇人突然抛出一句。

“轰——”

一堆人笑出声,陈国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用手捂住下面。

的闪光灯不断在闪烁,很多人拍完照又低头打字,不用说都知道是在将照片上传到各种论坛以及微博之类的站。

“还站着干什么,还嫌丢脸不够呀!”陈国标冲着谭子轩斥一声,弯腰抱着衣服想跑出去。

“我有允许你们可以抱衣服出去吗?”苏哲目光冰冷不已,“你们两个跑出去,衣服我让工作人员送出去!”

陈国标转过头怒道:“苏哲,做事不要太绝,留一线日后好相见,难道这个道理你不懂?”

苏哲冷笑一声:“这句话还是留给你们自己,当初你若是会这样想,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。我告诉你,你陈国标的仇我会慢慢算的。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动了什么手脚。既然你做初一,我会让你连十五都过不了!”

冰冷而威严的话一字一句的传到陈国标耳中,身体打了个冷颤,目光没敢与苏哲对视。

这个时候,陈国标什么都不想理,只想逃离这个让他受到耻辱的地方。

丢下衣服,陈国标咬着牙往前面裸/奔;谭子轩看到陈国标奔跑,哪里顾得上那么多,同时拔腿跑。

因为太过于紧张,谭子轩刚跑出去,脚下让一块石头给绊到,整个人跌了个狗吃屎。

围观的人们像是在看一场滑稽的成人表演,看到谭子轩爬起来,冲着他吆喝道:“快检查一下看看蛋有没有碎,蛋碎的话,枪也发出不子弹了。”

谭子轩回过头恶狠狠的瞪着取笑他的人一眼,捂着下面继续奔跑。

两个人消失在眼前,苏哲才让人将他们的衣服拿出去。

“今天你这样做,会不会怕他们回去后找你麻烦?”夏珂螓首微昂,眼里带着担忧。

“就算今天我不这样做,麻烦还是在。反正虱多不怕咬,到时再多加提防。”不想夏珂过于担心,苏哲转移话题说,“你看你还不是我的幸运女神,大家都认为是废料的都开出一块玻璃冰种。”

之前苏哲在玻璃种、冰种、水种三者间确定不下来,玉肉露面后,从细腻的质地,半透明度的情况看来,定为玻璃冰种最为恰当。

全部解开后,虽然水色都不错,市场价格顶多一百万。苏哲打赌却赢了四百万,这完全是大赚。

中年夫妇看着苏哲手里像鸡蛋形状的椭圆形翡翠,心里后悔不已。这件翡翠翡翠原本是他们的,以五万块买给苏哲。如果当时解的话,一百万就是他们的了。

望着中年夫妇脸上的懊悔色,苏哲走到他们面前说:“刚才打赌说过赢了的话,钱会分你们一半。我知道你们急着用钱,不管是用来做什么,等会我会转两百万给你们。”

中年夫妇怔了下,不知苏哲是不是在开玩笑。反应过来才连忙道:“这个不行,钱是你赢的,无功不受禄。就算我们急需钱,你的钱我们也不能要。”

农民工,心里总有那份质朴的品质。

苏哲知道强行让他们要两百万是不可能的,说不定这钱给了他们想急他们燃眉之急,回头不知会不会害了他们。

想了下开口问:“这样吧,你们缺多少钱,就当我借给你们。还钱期没有限制,有就还,没有就先欠着。”没等中年夫妇拒绝,苏哲已经让夏珂按照刚才的帐号将钱转过去。

“先借你们一百万,钱已经给你打进去。如果不够的话,回头再来找我。”

即使是伪善,苏哲也愿意去做。

沈阳脑康中医院在线专家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看病如何
沈阳脑康中医院的权威专家是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收费贵不贵
沈阳脑康中医院专家讲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