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渝中信息网 > 体育

贩罪 第十章 利剑破海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5:31

贩罪 第十章 利剑破海

法奥,雄鹰郡最大的油港。

这里的守备力量此时是非常薄弱的,由于战争的形势,如今帝国控制的各郡府都可说是人人自危,有不少和反抗组织暗中通信,企图在关键时刻“弃暗投明”的地方指挥官存在。法奥的总督和当地驻军长官就是这种摇摆不定的例子,他们坐拥石油资源,控制的又是港口要地,自然有谈条件的资本。

至去年年底为止,这二位已经和钢铁戒律、炎武联合、刑天三个组织的人牵上了线,就等着看哪边开出的条件比较好,到时就将城市双手献上。其实这种到了战争末期才投诚的做法是很愚蠢的,像他们这种人,在帝国统治时期就鱼肉百姓,见王朝倾覆,便来个见风使舵,拿手下将士和城中百姓的命来做筹码,为自己在新主子那里谋职位。

要是他们以前少作孽,说不定还能保住xìng命,战后在清水衙门里混个闲差等死。但这二位的情况,不被人秋后算账就有鬼了,叛徒和贪官又不是什么稀缺资源,你随便找一群地痞流氓就能胜任,除了流氓zhèngfǔ,谁会欢迎这种人?可法奥的总督和将军连这点儿账都算不清楚,还做着在新主子那里继续升官发财的美梦。

就在这天,他们连梦都做不下去了。

当萨马沃沙漠中帝**与钢铁戒律激战之时,法奥也出现了一批不速之客。

或许说一批不太确切,那其实是两批人。他们的行动目标是统一的,只是负责的事情不太一样。

银影的杀手们将在巴黎做过的事情又做了一遍,酝酿了数rì的突袭让地方军和HL部队陷入了混乱,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。各个机要部门陆续遭到破坏,城市陷入了瘫痪之中。

就在这个时刻,法奥的总督和地方军的指挥官,被带到了城中最豪华的建筑楼顶上。他们都戴着黑sè的头套,被绑在两张凳子上,嘴也被毛巾塞住了。

总督和将军二人都是心宽体胖之人,看来与职位无关,两人都缺乏锻炼。头套被摘走后。他们花了几秒钟来适应周围的亮光。随后,一张冷峻的面孔出现在了他们眼前,这张脸,实在是太杀手了。如果你说他不是杀手,那他也得是个专演杀手的演员。

赌蛇多年没有再穿阡冥的刺客装束,这一身黑衣加兜帽此刻穿在他身上,依然是如此合适。

“在死以前,你们可以再看这座城市一眼。”赌蛇的语气冰冷。似是宣读着正义的审判:“最后再看看这片即将没有你们的风景。”

“唔……哩嗷呜嗷……喔若……哩。”那位总督满头大汗,眼中写满了惊恐,被堵住的嘴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。

“他说,不要杀我。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。”说话声从那二人的身后响起。

总督和将军回头看去,看到一个和赌蛇同样装束的黑人。斯派顿穿上这一身,倒也没有什么违和感。

“这你也能听得懂?”赌蛇问道。

“我学过kenny语。”斯派顿道。

赌蛇愣了两秒:“什么?”

“呵呵呵……我开玩笑的。不明白就算了。”他向前一步,走到两张凳子的中间,一手一个,将那两个大胖子提了起来,连人带椅子朝天台的栏杆外扔了出去。

在飞出去的一刹那,总督和将军才注意到,除了绑住他们身体的麻绳,二人的脖子上,还各自套了一个绞刑索。

没有过多的挣扎,不多时,两具肥胖的尸体被挂在了建筑外墙上,不再动弹。

“我开始喜欢上阡冥的工作了,把一些人渣干掉,然后将尸体悬挂在公用场合。深藏功与名,事了拂尘去。”斯派顿笑道:“说实在的,刺杀的工作比我在其他组织干过的活儿轻松多了。”

“你的刺杀技巧只能算不入流的,和组织里的学徒差不多。”赌蛇说道:“只不过你的关灯杀能力和近战水平比较适合执行刺杀任务。”

“嗯……”斯派顿还是第一次听到“关灯杀”这种词汇:“看来我们得抽空交流一下平时都看些什么影视作品。”

“走,弟兄们还等我们去会合。”赌蛇转身道:“他们可是暗自和银影的杀手们较着劲的。”

“不觉得我们挺悲剧的吗,离开逆十字后,在阡冥里还是为了天一的计划开路。”斯派顿摊开双手:“我总有一种自动降级了的感觉。”

“战争结束以后合作关系就终止了。”赌蛇道:“还有,最好少提逆十字的事情,杜乔老大已经渐渐察觉到自己被左道忽悠的事实了,如今木已成舟,阡冥也不好违约,所以他正憋着火呢。”

…………

波斯湾,海底。

逆十字的潜艇中,顾绫正坐在店里,拿着台PVP670观看法奥城中传来的各组画面。

天一坐在办公桌的另一边看漫画,喝咖啡,反正就是不干正经事儿。

“按照这个进度,再过几个小时,潜艇就可以从海里出去了。”顾绫说道。

“嗯哼……”天一随口应道。

“飞往神之门以后,你有什么打算?”顾绫道:“那里很可能已经是战场了。”

“那要看传送门有没有打开了,开了的话……什么都好说。”天一回道。

“虽然我不太了解你的能力究竟是什么,但我想你一个人去大开杀戒也已绰绰有余了,为什么还要带上组织里的其他人去冒风险呢?”顾绫问道。

“我又不带你去,问这么多干嘛?”

“不怕你的女朋友也死在那里吗?”顾绫问道。

天一的视线从漫画上移开,略微降低了漫画。让顾绫可以看到他的眼睛,突然说出了一句不知道是问题还是结论的话:“你喜欢我。”

顾绫听了没有多大反应,依旧是平淡如水的口吻:“我老弟跟你说的?”

“说是说过,不过我不确定。但现在我有点相信了。”

顾绫的回应很从容:“我承认对你是有点好奇,有点在意,但我不认为那是你口中所谓的‘喜欢’。”

“嗯……”天一想了几秒:“不如我们结婚?”

顾绫只当玩笑在听这话:“这倒是很有意思,我还以为在提出这种问题以前,男人们得付出许多时间、jīng力、财富和感情,没想到你将事情简化到了这个地步。”

“浪漫只是情绪化的走走形式,结婚就不如找个志同道合有相同价值观的人速战速决。”天一回道。

“那我就先谢谢了,不过你的观点我不敢苟同。”顾绫耸耸肩。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播放器的画面上。

“既然谈到了这个话题……”天一说道:“你老弟让我很是担忧啊。”

“他的利用价值也已经差不多了,你有什么好担忧的。”顾绫头也不抬地回道:“再说了,我可不觉得他是那种因为恋爱就会变得愚蠢的人。”

“不不不……这种事儿我见得多了。”天一摇头道:“人生就是这样,男孩遇上女孩。男孩变成蠢驴,从此他们一起过着愚蠢的生活。”

“那你想要怎样?要不要我去跟他说,老弟,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,帮那个咖啡因成瘾的神经病完成了目标你再谈恋爱

。”顾绫讽刺道。

“你能这样去说一下就最好了。”天一的回答果然是这么无耻。

“呵呵……在你‘无私’地提出了帮我解决婚姻大事的计划以后。又说出了这么自私的话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。”顾绫**裸地挖苦着天一,她看得也很明白了,好好跟这人说话。也是徒劳的。

“切……不听我的劝告拉倒。”天一重新端起了漫画。

…………

黄昏降临在了法奥,城中硝烟尚未散尽。海湾又生异变。

一艘黑sè的潜艇如利剑般破海而出,航向了空中。港口的对海防御设施犹在。但士兵和军官都去应对城中的紧急状况,几乎没有什么兵力留守于此。

潜艇非常顺利地缓缓升到半空,推进动力也转换成了装甲飞梭的形态,朝着萨马沃沙漠的方向开始前进。

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帝国的情报,天都方面的各个高级别部门纷纷猜测,难道逆十字的疯子们终于要公开出现在正面战场上了?

但有一个人,他意识到了一些事,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事。

当天晚上,象堡中的唐显,便接到了一个紧急通讯。

七皇子殿下的声音在的另一头响起:“唐局长,听得出我的声音吗?”

“是,殿下。”唐显恭敬地回道。

“你手边有地图吗?”

“是的,殿下,我正在看。”

“我想钢铁戒律……不,应该说是切萨雷.巴蒙德本人,他的目的可能和战争无关。”克劳泽道:“方舟不是来撕扯中东防线或者占领桥头堡的。”

“那……以殿下之见……”唐显疑惑道。

“在那片沙漠里,有着什么东西,可能是逆十字一直在寻找的某个遗迹,或是和不明材质α有关的超时代科技,又或是你可以想象到的任何改变世界的东西。”克劳泽道:“不管那是什么,逆十字也已经出发了,他们同样是冲着那个去的。”他顿了一下:“我只想提醒一下,无论那儿发生了什么,都是最高机密,为了保密……如果有必要,除了高阶能力者和值得信任的校级以上军官,其他人全都可以牺牲……我可以追认他们所有人为烈士,但绝不能容忍有任何一个活人走漏消息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

潮州治疗男科医院
临沧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
潍坊整形美容手术费用
潮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
临沧治性病好的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