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渝中信息网 > 星座

穿越1862 第四百八十一章 将来收拾河山

发布时间:2019-09-16 17:11:49

穿越1862 第四百八十一章 将来收拾河山

秦军纵横中原,以风样儿的速度席卷了半个河南。穆腾阿在陈州在沙河的阻击,只不过是一场螳臂当车的战斗。而如此形势大好的新秦政府,也为他们与英国人之间将要开启的谈判,增添了一笔筹码!

南京,夜色低垂。

威妥玛和罗伯特昨天到的南京,跟新秦外交部略作接触,今天一天几乎就是在休息中渡过。因为在中国已经混成精了的威妥玛很清楚中国人的思维,谁急,谁就沉不住气。

要想拿到最好的条约,最大的利益,就首先要沉得住气。

但是随着刘暹的崛起,也就是刘暹在新疆踩了俄国人一脚,然后有扇了法国人一耳光之后,威妥玛能明显的感觉到――中国骨子里的那股老大气息又有所恢复了。但现在时候,中国的官员虽然对自己还有所畏惧,但像原先那样唯恐避之不及或是卑躬屈膝百般讨好,在新秦国度里已经见不到了!

对于怎么跟新秦谈判,他和罗伯特特使已经沟通过了,并不会假以辞色。但是。这个度真的很难掌握啊。

眼下之远东,只有新秦的中国有力量作为大英帝国在东亚布局的盟友。是的。盟友,而不是土耳其那般的棋子。中国这个有着大统一传统的国家。其潜力绝不是土耳其那多民族的强权国度可以媲美的。大英帝国又确切需要这支力量,可是这支力量现在却并不怎么有求于大英帝国!

作为在中国几十年的外交人员,威妥玛深知这个国家的历史,明白这个国家的骄傲。刘暹表现出的性格就是一个狂热的民、族主义者,他是绝不会做第二个石敬瑭的。

然而作为外交人员,他的天赋使命就是为大英帝国榨取最大限度的利益。所以这真的是很困难很艰巨的一场谈判。

唯独让人值得庆幸的是,那位年轻的索尔兹伯理家族的成员,也很明白这个道理。并不像大英帝国中枢某些毫不了解亚洲情况的人物,已经将自己这些老外交人员视为被土著化的白痴。哇啦哇啦的只顾表示着自己不切实际的意见。

威妥玛在内心里祈祷,他希望刘暹不要翻一个错误,一个中国历史上叫做‘夜郎自大’的错误。他希望刘暹能明白。不管你是不是东亚第一,但在大英帝国面前,也只有听从的份儿。

在卧室里,威妥玛正在静静的翻着一本中国古书。他是一个真正的汉语学家,原时空中在返回英国之后,威妥玛向剑桥大学捐赠了他收藏的四千多卷中国书籍。所以别为这点感到吃惊。一旁油灯的火苗在微微跳动,照在他已经花白的头上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厅里壁钟打十点的声音隐隐传了进来。威妥玛这才放下手中的书,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。

年纪大了啊……

才坐两三个钟点就已经觉得浑身酸痛。也许自己是该退休的时候了。将这场谈判尘埃落定,自己就该回英国养老了。还真是怀念伦敦的坏天气啊……

虽然伦敦的天气不适合一个老人退休生活。

威妥玛走出了卧室,想到大厅酒柜里面倒一杯白葡萄酒。大厅里亮着灯。他扭头去看了一眼,旧件罗伯特穿着一件样式高贵的丝绸睡衣,端着一个只剩了丁点红酒的空酒杯。对着他遥遥示意。一老一少对望一眼都忍不住一笑。

“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。”

“刘,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。他的目光很长远。他本人对世界的局势了解的很透彻,你应该听说过那个‘驻欧办’……”威妥玛呵呵笑着。“真是个绕嘴的名字。”

“在好几年前就成立了。那时候他还只是清帝国的一个边疆司令。文明世界发生的一切都瞒不过他。”

威妥玛感慨着,中国,这个老旧腐朽的国度,本来已经要坠落尘埃了,不想缺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。

……

第二天曾纪泽来到了威妥玛、罗伯特二人的住所。

“曾先生,你带来了什么样的信息?贵国国王陛下如果没有诚意,大英帝国的代表,也并不是很愿意去见他。帝国在远东有着太多的选择,而新秦只不过是这些选择当中排名前面的!”

威妥玛在曾纪泽面前适量的表达了自己的怒意。

而曾纪泽这个在威妥玛眼中,为人温润和礼,有着传统中国文人气度的人,这个时候的态度却是一个强硬。曾纪泽立刻硬邦邦的开口回道:“王上心思,岂是我做臣子的能够妄自揣度的?但曾某人以为,公使先生若是持这样的一个态度的话,这次谈判就此作罢也好!”

一句话让威妥玛噎的难受。

曾纪泽带着微笑离开了会议室,威妥玛再是精明,也也不知道刘暹并没把这一回的谈判看的如他看的那般重。这回谈不成还有下回!刘暹就是这么对外交部示意的。因为刘暹清楚英国人在阿富汗进行的第二次阿富汗战争,别看俄国人不出手,英国佬最终还是要败退出去的。

明年,或者是后年,刘暹记得不太亲切。他只能确定英国人在阿富汗再度吃瘪了,后者‘超级帝国的坟墓’这一名头,就是从英国人头上开始的。

所以两边的‘估量’不对称,也就难怪威妥玛被噎着了。

“在亚洲能把俄国人扛回欧洲的,能让俄国人大出血的,只有中国。其他的,朝鲜,日本?他们能行吗?中国能让他们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吗?

英国只能支持中国,支持我。你们没有其他选择!现在的东亚大地,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

,就是我的秦军。

当然,如果大英帝国愿意抽调二十万以上的陆军从海参崴登陆,在外兴安岭和俄国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战争,我倒是也无所谓。相反我还可以提供你们所需要的一部分军需军械,粮食物资。

不过大英帝国在南非有祖鲁人,在中非有混乱的苏丹,还有中亚的阿富汗需要巩固,大英帝国真的还有实力在远东跟俄国人开战,或是威慑俄国人吗?

大英帝国有世界上最强的综合国力,但你们的政治中心并不在远东。在这里,能够抵抗俄国的人,能帮助你们赢得对俄胜利的国家,只有中国!”

中英谈判迟迟未决,新秦外交部提出重新确立中英相关条约,废除英在华租界,而英国人也争锋相对的向中国正式提出了对西藏主权之诉求,两边针尖对麦芒,是哪一个也不愿率先松口。

谈判进行到五月,刘暹在南京等不及了,上海、广州、福州的部队即将集结完毕,浙江境内的秦军也大踏步的逼近了杭州湾,刘暹打算亲自走一趟浙江,先把绍兴的杭州将军希元和八旗新军给解决掉,然后就是左宗棠了。

所以刘暹借着宴会的机会,邀请了威妥玛和罗伯特,两边算是正式见到了第二面。刘暹如此的对威妥玛说,态度真不是一半的硬朗,而是可以称得上嚣张了。

新秦政府内部不是没人劝刘暹。连隐姓埋名两年了的张守岱都说了,“这是从权!王上这样做了,谁能不理解?”他就是不明白,刘暹怎么就转不过这个弯。

在张守岱看来,现在的大英帝国无非是想借着机会多占中国的一点便宜罢了。李世民那么牛都有渭河之耻呢,这个时候刘暹多许一点利益给英国有什么了不起地?将来收拾河山,把国家整治得强盛了,什么要不回来?

如果张守岱还是满清的忠贞臣子,中国还是原先的那副老样子,刘暹并没有起兵,那他肯定会秉持自己立场。每点利权都要尽力争取。但现在不是并非那原先的时候么,气运鼎革之际,这等紧要关头,事急从权,还有什么好考虑地!?

对比北边儿的满清,想巴结英国人都巴结不上了的境地,新秦就是再退让,也不会沦落到原先满清的地步的。可刘暹一口气就憋住了,谁劝也不听,也不行。所以谈判一直僵持,所以他去了浙江这次谈判也走向了尾声,啥结果也没有!

……

威妥玛和罗伯特抵到南京,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。《大公报》连篇报道,向老百姓、士绅讲述着这次会面之重大意义。

结果一个来月过去了,啥动静也没有,刘暹带着警备团却南下去了浙江。不知道引起了多少议论,让大公报等报刊的生意陡然再上升了一节。

“天津来电报了,咱们外放的又少了三个。”

上海公共租界里的一栋宅院中,王庆手捏着一份抄报纸,几乎要攥出水来,神态也堪称是咬牙切齿的痛恨。

但屋子里流露着这种表情的人不止王庆一人,《大公报》的正副主编和几个版块的负责人,这群在中国名头比清流还有清流的文人墨客,现在全都是一副恨不能寝其皮食其肉的狠样!

“此仇不共戴天。如不报,王庆不为人也!”未完待续……

一周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
活络油的作用有哪些
宝宝积食拉肚子的症状
总是漏尿穿什么纸尿裤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